杭州豪宅保姆纵火案反应不仅是贫富差距 更是人心差异

来源:网络   |   编辑:荣荣

杭州豪宅保姆纵火案反应不仅是贫富差距 更是人心差异-图1

6月23日起,杭州一直下雨。整座城被乌云笼罩,先是毛毛细雨,紧接着大雨倾盆。上城区鲲鹏路的蓝色钱江小区里,草坪上搭建起一个灵堂。

深蓝色顶棚下,两只白色灯笼在风中飘摇。正中一张桌子,烛光后,放置着一张女主人照片,长发披肩、笑容温婉;还有一张三个孩子的合影,兄妹三人头挨着头,对着镜头甜笑。

此前一天的6月22日,这三个孩子和他们的母亲在凌晨5时许发生的火灾中不幸身亡。

火灾当天傍晚,杭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公告称,“经公安机关调查,(蓝色钱江小区火灾)明确为一起放火案件。该户保姆莫某晶(女,34岁,广东东莞人)有重大作案嫌疑,现已被公安机关控制,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”

从广州赶回来的户主林生斌,想不通他们平素善待的保姆为什么会这么做。他们给保姆送童装,保姆说要在老家买房子,他们还借10万元钱给她。

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这位名叫莫焕晶的保姆,曾在东莞老家流连赌场,身陷高利贷漩涡。

“脸上全是黑灰”

6月22日早晨5点20分左右,住在蓝色钱江小区2幢2单元的夏芸(化名)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。打开房门,一个邻居冲她喊,“着火了着火了,快点下楼!”夏芸吓得一激灵,赶紧跑回卧室,喊家人逃命。

一家人顺着楼梯从13楼跑下去。到楼下往上看,夏芸记得清楚,1单元18层起火了:“火势已经很大,朝江面吐着火舌,里面冒着浓烟。”

大约同时,另一位住户汪岳(化名)也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,随后跑到楼下。楼下聚集了很多人,都在议论1单元18楼着火了。他一惊,是不是自己的朋友林生斌家?他跑到1单元门口想看个究竟,被维持秩序的保安拦住了。

此时,汪岳见到了林生斌家的保姆莫焕晶,“头发很湿,衣服也有点湿,鼻子里边都是烟煤,手上拿着个榔头。”

莫焕晶用带着广东口音的普通话告诉他,家里着火了,女主人朱小贞让她出来报警,朱小贞自己则去救家里的三个小孩。

许多邻居都见到莫焕晶当时的样子,穿一双粉色拖鞋,碎花睡衣短裤,头发披散在肩上,正在和警察讲话,没一会儿就被警察带走了。

据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官方微博,5时07分,杭州消防支队指挥中心接报警,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起火。

5时54分,现场火势得到控制;6时48分,现场火灾被扑灭。

汪岳回忆,火被扑灭后过了约半个小时,四具尸体被消防员抬下来。“我站在单元门口,看着尸体从眼皮底下一具一具拉走,心里非常难过”,他说。满怀着痛惜,汪岳按照家乡的风俗,捏了捏每个小孩子的脚。

一位在场的邻居说,死者应该是被浓烟熏死的,四具尸体没有直接烧过的痕迹,而是被熏得黑黑的,“脸上全是黑灰”。

事发后,浙江消防部门通过当地媒体证实了这一点,消息称,起火点位于客厅,四位死者被发现的地方是距离客厅最远的小女孩房间,该房间并没有过火。

当消防员到达小女孩房间时,房门关闭。打开房门,里面黑烟滚滚,“三个小小的身体躺在妈妈身边”,有消防员哭了。

消息提到,死者的上方是这个房间唯一一扇窗户。新京报记者跟随该小区一位同户型业主去家中查看,这个房间位于整套房子最北侧,面积约二十平米,窗体较窄,约一臂宽,窗户一侧有电动开关,按下后窗户会缓缓向外打开,但仅能张开较小角度,按照浙江消防的说法,“浓烟飘散极为困难”。

林生斌的母亲哭诉,一位住在对面楼的邻居说,起火时她曾听到从这扇小窗中传来男孩的喊声,“救命呀,救命呀”。后来,这个声音就断了。

林家的邻居兼好友贺亮(化名)非常后悔。贺亮告诉新京报记者,平时两家人关系很好,经常带着孩子一起玩。他的手机显示,起火当天早晨5点08分,朱小贞曾给他拨过一通电话,但当时他睡得正香没接到。朱还给另一位邻居也拨了,同样未被接到。

这两通未接来电可能是朱小贞求生的希望,很快被熊熊大火吞灭。

分享: